「官场故事」县长的族谱丢了

车谈网 2019-04-18

梁欣接到了家父打来的电话。父亲在电话里说,族谱已经修好了。八号是发谱的日子,速回来参加发谱庆典。

「官场故事」县长的族谱丢了

梁欣是从医专分来的大学生,在这个远离城市的乡卫生院工作了将近10年,从这个院里的人员配置情况看,他的专业水平是最高的。院长虽然有一张专科文凭,那也是属于函授性质的,不像他是正儿八经的科班生。

这个乡级卫生院条件差,设备简陋,少有病人光顾,有时连基本工资也发不出去。梁欣长吁短叹。

梁欣总想调动,可就是调不动。眼见在他前前后后来这儿工作的专科生,甚至中专生都神不知鬼不觉地进了县,进了市,而他却原地踏步,像被什么东西糊住了一样。

「官场故事」县长的族谱丢了

在家乡的土地上,他的脚步是那样沉重有力。十几年前他从这里走出去时的情景历历在目,恍若昨日。想不到当年的雄心勃勃却换来今日的沮丧。他觉得愧对父老乡亲。

一套套散发着浓浓书香的族谱放在他的面前。他没有心情翻阅。他在心里埋怨那上面的列祖列宗为什么不保佑梁氏家族中有一个出人头地的人呢!

担任族谱总编的父亲像在自言自语,在这厚厚的八大本子里,现时最有出息的就是一个县长了。县长?在哪儿当县长?这个信息引起了梁欣的兴趣。父亲很快找到了,而且就在梁欣工作的那个县当县长,从族谱上看,那县长还是他的叔父辈。梁欣震惊了,这样重大的关系资源居然没有被发现,实在太失误了。

梁欣很快弄清了梁县长家的住址。他要去见这位家门县长。

像侠客一样,他出现在县长家的门前。黑暗中,他作了几次深呼吸,理了几次蓬乱的头发,鼓足了几次勇气,心里在不断为自己壮胆,县长有什么可怕的,也是人嘛……别怕!举起、放下、放下、举起的手终于按响了门铃。

梁欣说明了来意,家父嘱咐,一定要找到您,把族谱送到您的手中。

县长很热情。梁欣的情况县长问得很详细。临走时,婶子给了梁欣一袋子礼品,说是捎给这个从未见个面的老哥补补身子的。梁欣连连躬身说,谢谢,叔、婶,再见,多保重。送客的门关上了,梁欣还在心里轻轻念着,叔、婶,多保重……

时间一晃几个月就过去了。几个月里,他和县长叔通过几次电话。县长叔总是委婉地岔开他想说而未说出的话。

梁欣失望了,失望得连饭也不想吃,觉也睡不着,精神恍恍忽忽,情绪一落千丈。

一天,县长带着局长、秘书、主任一行人来到梁欣工作的单位考察乡卫生院改革和发展的问题。

梁欣心中泛起一圈圈涟漪。县长下车的时候,调查走访的时候,进餐的时候,甚至上厕所的时候,梁欣都想和县长打个招呼,然而县长一概视而不见,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