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 ||《辉腾锡勒恋歌》第一章 相逢如约(三)

中国防水保温网 2019-11-16

      黄昏的小镇,映照在晚霞中,黑山白水的颜色渐渐模糊起来,二人的春心也随之荡漾开来。

这里离老家7里地,过了河再过一个山洼就到家了。他俩并排走在山路上,谈笑着,互相不断用羡慕的眼光扫视对方。

庆文再次欣赏着秀英那秀颀优美的身姿,竟然想不起来用什么语言表达对她的仰慕之情,只好诚心实意地向她祝愿:”你的天赋确实不错,真是个艺术天才,将来一定有前途!”

“什么天才,天才是具有卓绝的创造力想象力和突出的聪明智慧的人,我还差得远哩!我在学校里,从小学开始,就喜欢唱歌跳舞。在老师的指导下,渐渐掌握了一些基础知识,也是天天练习的结果,并不是生来就会的。”接着他俩围绕天才和勤奋这话题展开了有趣的讨论。

庆文问:“在天才和勤奋两者之间,你选择什么?”秀英毫不犹豫地说:“当然是勤奋。因为爱因斯坦说过:‘勤奋几乎是世界上一切成就的催产婆’。只有勤奋,才能比别人有希望。”

庆文很惊讶,秀英竟然能引经据典地回答自己的提问,看来她不仅人才出众,学问还不浅。于是,也引用了高尔基的一段名言告诉她:“天才就是劳动。人的天赋就像火花,它既可以熄灭,也可以燃烧起来。而逼使它燃烧成熊熊大火的方法只有一个, 就是劳动,再劳动。”

秀英接着说:“任何天才,不经过艰苦不断的劳动,不经过最使空想家头疼和懊恼的,最初纯物质和机械的劳动,就无法精通任何种类的艺术。”庆文知道,她又引用的是别林斯基的经典名句。于是庆文又说:“天才就是这样,终身努力便成天才。(门捷列夫语录)。秀英又说:“天才的十分之一是灵感,十分之九是血汗(托尔斯泰语)。”

庆文又接着说:“道尔顿说过:‘有的人能够远远超过其他人,其主要原因与其说是天才,不如说他有专心致志坚持学习和不达目标决不罢休的顽强精神。’今后你要继续坚持下去,艺术梦想就会实现。”

秀英点头称是:“黑格尔也说过:‘即使是最伟大的天才,如果朝朝暮暮躺在青草上,让微风吹来,眼望着天空,那么,温柔的灵感也始终不会光顾他。’”

庆文又引用鲁迅先生的话说:“伟大的成绩和辛勤的劳动是成正比例的,有一份劳动就有一份收获,日积月累,从少到多,奇迹就可以创造出来。我等着你的成功。”



二人对天才与勤奋的讨论和认识,居然如此的深刻,透彻。一场无意间的计论,把互相了解的进程加快。面对这样一位才女,庆文心想,莫非真的遇上了女相如?他惊喜万分。

此时的庆文早已被她的学识功底所折服,心中涌起无限佩服之情。

面前有一条并不太宽的小溪,深深溪水缓缓注人白水河。小溪中散乱地摆着供人们踩着过水的平板石,秀英身轻如燕一跃,一个金鸡独立稳稳地立在石板上。随后又一跃过了对岸,又做了个弓箭步带风凰展翅的优美动作,侧面望着庆文笑着喊:“快过啊,是不是得我拉你一把?”庆文在对岸看得出了神。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诗情画意,诱发了他燃烧的青春火焰。

庆文心想,秀英的这一招式,有板有眼,活像京剧行当中的刀马旦角色,于是忙着也跳过小溪,一把拉住秀英的手,把她拉起来。“好功夫,你真是个好演员。”

秀英面颊微红,紧紧地握着庆文的手,不愿放开,但庆文有些尴尬,忙说:”对不起,我被你的演技感动得忘了松手了。”然后才把手抽出来。

秀英激动地说:“没什么,拉个手算个啥?不像你们学校里,男女封建得总怕别人说什么。现在是什么年代了,青春应该属于你,属于我,属于这个时代。再说我们已经成了朋友,携手同行当然是最快乐的事。如果你愿意,就让我们拉起手来,一直走下去,直到回家。”

庆文瞧着她滔滔不绝,风姿绰约的样子,心中早已产生了相见恨晚的佩服之情。他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接触过多少女孩子,都没有像秀英这样给他的印象深刻,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感情油然而生,情不自禁地在他的心中激起一圈圈情感的涟漪。

亚里士多德曾说过:“爱美是人的天性。”他俩互相都产生了爱慕之情。

但平心一想,自己正值青春年少,眼看就要上高二了,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只好欲言又止,不再往下想了。

可秀英却看出了庆文的心事,虽说两人一见如故,但还没到一见钟情的地步。此时秀英也对庆文产生了好感,两人话里投机不说,单是今天有缘,就使她动了芳心。心里想道:“他这么英俊倜傥又有知识,且语出惊人,老实厚道,为人谦恭,比起农村的一些小伙子,确实出众,如能...她没有想下去。

两人边走边聊,不觉天已全黑下来,赶到老家,月亮已升上树梢。庆文帮秀英卸下小竹篮,说:“我们各回各家吧!”

秀英说了一句“非常感谢,咱们明天再见!”嫣然一笑,提着竹篮回了家。

“明天再见”意味着什么?庆文犯起猜疑来。难道她心目中已把自己定格在种难舍难分的境界吗?

八月十五,时届三秋之中,故谓中秋。中秋时节,天高气爽,月朗中天,为赏月玩月最佳时令。“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人们多爱此时观赏月色美景,以庆丰收。自唐以来,渐演为节令,这就是中秋节的由来。

故乡的中秋节隆重而热烈,人们俗称“小大年”。叔叔婶婶准备的节日饭菜分外丰盛,今年的中秋节又多了一个多年不见远道而来的侄儿,当然比往年更加备至。杀了自家一只羊,一大早就把羊背子炖到锅里,扑鼻的羊肉香味从屋里散发到屋外。桌子上摆满了瓜果桃李,葡萄,月饼,应有尽有。快到中午时分,婶婶把包好的一大笼羊肉饺子煮在锅里,还炒了几个菜,连同羊骨头一起端上饭桌。等叔叔和大哥回来后,一家四口围桌而坐,先啃羊骨头,而后吃饺子。吃完午饭,又放上水果。这是庆文十几年来过得最好的一次中秋节,往年都是在家里和父亲两人,自己烙些月饼就算过十五了。

中秋节傍晚,等月亮从东山升起,婶婶忙把桌子瓜果桃梨连同代表月亮的大月饼摆在院中,意思是供奉月亮爷,俗称“祭月”,以求合家团圆事事圆满。

随后,一家人吃十五夜饭。这顿饭虽没有中午饭丰盛,但也排场,主要是羊肉稍子长寿面。寓意是一家健康长寿 ,幸福长存。吃完长寿面后,又是切西瓜,又是洗葡萄,还专门从树上摘下一些黄杏来,又都摆满一饭桌。庆文仿佛又回到那幸福的童年。

人生最美的时光是童年。童年时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个美好而朦胧的梦。童年是那样天真无邪,如梦如幻;童年是那样五彩缤纷,如诗如画;童年是那样无忧无虑,如歌如韵。但是美好的童年又那么短暂,在不经意间,我们已走过了童年。穿过岁月的风光,深情地回望人生中最初的那段幸福时光,重温那或欢乐或悲伤或甜蜜或痛苦的一幕,怎能不令人感慨万千。

有人说,童年是一支小夜曲,幽远、绵长;有人说,童年是一幅水墨画,朦胧、淡雅,也有人说,童年仿佛一朵芬芳的花,点缀我们平淡而漫长的人生;还有人说,童年就是一片洁白的云,载着我们的梦想在蓝天下自由飞翔.....

但在庆文看来,他的童年却是另一番景象。他的童年时代与别人不同,因而他的梦也不同。

站在青春的门槛,回顾童年的时光,往事联翩而至,记忆的闸门一旦打开,童年的一幕幕便如潮水一般涌来。

就是在4岁时的团圆之夜。那年,刚解放的后山地区,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喜悦,人民政府给下拨了一批救济款,人们高兴之余过了个绝无仅有的中秋节。父亲采购了一大堆好吃的,母亲也同婶婶一样,摆了一大桌。庆文最小,吃着抱着还不时给母亲拿一个槟果,给父亲挑一个桃。一家人欢乐得前仰后合,热闹非凡。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过了一个团圆节不久,母亲竟一病不起,最后不幸溘然长逝。

想到这里庆文不禁悲伤起来。

往后的日子,更多的是痛苦,晦涩甚至迷惘。他的梦何时才能实现呢?

母亲去世后,庆文与父亲相依为命。父亲每天到田间劳动,他便跟在父亲后边,一路小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时父亲就把他背在背上,直到地里。父亲在前边拔麦,他在后边捡穗,跟不动的时候,一个人睡在麦子上,炎炎烈日下,很快进人梦乡。夏秋还好,一到冬天,他便一个人孤零零地“囚禁”在家中。没有温暖,失去欢笑。后来,只好到姐姐家里寻找温暖和开心。

姐姐家里,并不宽余,一大家人里里外外都由她操持家务,紧张忙碌的她有时无暇照顾庆文。等过年过节,才能把庆文叫上,改善一次生活。记得那年春节前夕,姐姐安顿好家务后, 就手把手地教庆文剪窗花。一张张彩色纸在姐姐手中变成一幅幅栩栩如生的图画。庆文看在眼里,记在心中。回家后也找来些彩纸,学着剪些简单的图案,渐渐地,人人马马他精心剪刻下,形象逼真,煞是好看。人们夸奖他手巧心灵。

我国自古就有“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传统,为了让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庆文父亲早早就设计好庆文的人生,他在儿子童年时,就计划让他好好读书。这是当时唯一的出路。那怕是读完小学,或者读完初中,也要供到底。

庆文觉得,自己的童年和别人的童年相比,虽然并不一样,但童年的记忆却都是一片片叶子,从童年的大树上悄然飘落,便再也无法回到树上,只是那片片叶子依然翠得耀眼,童年的故事里装满了许多令人难忘的情节。

饭后,人们畅谈今年的农活和收成,人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人人感到无比的惬意。

庆文吃饭很快,他心神不定,仿佛有一丝牵挂于胸,于是借口出去赏月,在院子里踱来踱去。

他是思考昨天发生的事情,还是等待着梦中的情人?他心中真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受。

于是,他走向院墙旁的那一棵杏树下, 停住脚观察着,高大的杏树冠上结满了黄橙橙的杏子,足有鸡蛋大小。此时,他居然想起了唐代诗人崔护的恋爱故事,心里默默念着: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诗歌本来就是抒发感情的,人们在表白爱情时更要常常借助于这一文学体裁。

唐朝德宗贞元初年,博陵诗人崔护到长安考进士落第。一天,他到城南春游走进一户农舍 ,舍旁草木丛生,桃花灼灼缀满枝头。崔护说出自己的姓名和来历后,走出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给他送了一碗水喝。

这女子的容颜艳丽夺目,光彩照人,不是桃花胜似桃花。崔护被姑娘的盛情和美丽所感动,心中萌生爱慕之情。二人互诉衷肠,相见恨晚,约定功成名就后来与她结成秦晋之好。

第二年,又是春游,崔护又来到成南庄。景色依旧,可是门却紧锁着。他很失意,就在门上写下《题都城南庄》这首诗。表达了诗人怀旧之感。后来,几经波折,有情人终成眷属。

想到此,忽然大门“咿呀”一声开了,一个花枝招展绰约多姿的青春少女,站在门口向里张望。的确是她!她的再次出现证实了庆文的猜想是正确的。

“秀英!快进来!"这扣人心弦的机会终于出现了。秀英毫不犹豫地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领你去一个地方赏月。”随即拉起庆文的手向院外走去。

玉兔似冰轮转腾,渐渐升上半天空,天上一丝云彩也没有,刚才像红铜盘子的月亮,现在小多了,颜色皎洁清亮,朝着她俩微笑示意。一股清风吹过,两人陶醉了。

村前场面那排老柳树下 ,有一段矮墙,高大的树冠上稠密的叶子不时发出簌簌响声,秀英拉着庆文并排坐在矮墙边上,脸在月光下清秀美丽,如月花容立刻有一股红晕闪亮起来。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此时庆文心里默默吟诵着这首古诗,只觉像进入梦境一样。

秀英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约你出来没有别的....”

“有什么事,你直接说不妨--- ”庆文略有所思地说。

“那我就说了,你不要怪我...

“怎么吞吞吐吐的,你大姐都说我们有缘,你还犹豫什么?”庆文带着提示的口吻。

“我,想,问一下,你找上对象了没有?”羞涩的面容带出些许红晕,双手又马上捂住脸。秀英直接了当问起来。

庆文就等她这一问,但还是略施小计,马上回答:“这么年轻,就急着找对象呀?我还得念高中三年级,毕业后还要考大学,上完大学......故意推诿,想考验她一下。

“这是你心里的话,你不想找对象是吧?”秀英奋起直追。

“不,不,不.....”庆文被突如其来的追问卡住了,不知回答什么是好,着急得语无伦次。

“看你那傻样,猪鼻子里插蜡--就会装象,你心里怎样想,已经流露在脸上了,我全知道!”

庆文不敢冒失再说下去,话题一转,“听说你会唱歌,给我唱一支歌好吗?”

“深更半夜,不怕别人笑话?”

“这么好的时光, 赏月听歌,人之常情。你看月亮多美,就唱个‘月亮弯弯’吧。”

“那是(康定情歌》,你真会胸脯插钥匙--拿别人寻开心。”在庆文再三缠磨下秀英放低嗓音唱道:

李家溜溜的大姐,

人才溜溜的好哟,

张家溜溜的大哥,

看上溜溜的她哟......

月亮弯弯.......

她故意将“李家”和“张家”翻了个位置,并把“张家”唱得更响亮了一些。庆文觉得真有“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间”的感受,暗暗佩服她的声乐天赋。一曲情歌,把一对情人融入幸福的爱河。那甜美深沉的歌声,好像述说着他俩的恋情绵绵,久久地索绕在大山的怀抱,两人渐渐依偎在一起,一曲真切的青春之歌就这样唱响。

许久,庆文才从陶醉中想起秀英刚才芳心暗许的神情,忙着问

道:“你刚才说,知道我的心思,请说出来听听。”

秀英不假思索地问:“那你看我配上你不?”双手拨弄着胸前的

沙巾,害羞地低下头, 一脸绯红显得更加风采诱人。

“我看可以,朗才女貌,般配协调嘛。”这回庆文没绕弯子,其实

庆文早就非常喜欢她了,只是不先说出而已。

“水仙花不开--尽会装蒜,那你还假装什么正经,我就是想再订实你一下!”

“订实什么,昨天我什么都告诉过你了,你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庆文还是含糊其词。

“啊呀呀!真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急死人了。”

庆文忙说:“好好好,一切都听你的!”

“那我就放心了,但是.....”

庆文趁势追赶:“但是,你可不能再找对象啦!"先声夺人。“那我等着你!”庆文接着说:“毕业后娶你!”“一言为定。”秀英伸出右手小指,“我要和你拉钩!"庆文也照样伸出右手小指。“拉钩,扯钩,一百年不分手!”拉钩,扯钩,一生相好到白头!”拉完钩,二人会心地笑了,笑得那么甜,那么美,银铃般的笑声,立即回响在大山前面。二人的金石之盟就这样定下了。

此间庆文并没有松开手,而是一把将秀英拽到怀中,紧紧地搂了起来,秀英紧紧依偎在庆文怀中,头紧紧地贴在庆文胸前,双臂伸出,紧紧搂住庆文的脖子。二人脸对着脸,眼盯着眼,嘴对着嘴渐渐地靠.....

嫦娥舒展广袖,柳树静静等候,叶子发出唏嘘的低吟,偶尔听到草丛中的蟋蟀在唱歌。一切都显得非常自然,寂静。好像都能听到对方的细微呼吸和加快的心跳。

两颗年轻的心在一起跳动着,像一股无声的电流涌进身躯,又像一个强大的磁场在互相吸引。两个人焕发着诱人的青春气息,互相享受着美妙的感觉。

庆文双手在秀英背上抚摸着,从上到下,直到饱满而富有弹性的臀部,秀英双手在庆文头上抚摸着,最后停留在双脸上久久不动....两人觉得一切都来得自然,一切都是随心所欲。这难道就是爱情?

千百年来,人类被一个永恒的话题困扰着。古今中外,多少名人学士,对爱情的追求、倾倒、诠释,创作出大量的优秀文学作品,但对爱情的主题,仍然争论不休。

爱是什么,情是什么?爱情是一个最神圣的隐私。从古到今,有多少爱情被人们执著追寻,而又有多少爱情令人们迷茫和失落。梁祝是神话,西厢是传说,潇湘情是梦境,天仙配是幻想。之所以这样,是因为爱情是两个生命之间的秘密,人们可能破解,但不能原原本本地复制。一生中,如果有一次刻骨铭心的爱情,它便成为生命的全部意义和全部精髓。

他们第一次亲身体验了爱情的幸福,尝到了初恋的甜蜜。

然后,庆文把秀英拦腰抱起,在原地绕了好几个圈儿,才轻轻放下来。

远山在清亮的月光下,起伏跌宕,近处的山峦树木立刻旋转起来。

村里传来几声狗叫,划破了寂静的夜空,也打破两人的甜密与温馨。“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免得亲人惦记!”庆文轻轻推开秀英的双手,又紧紧地握住秀英的双手,恐怕失去了这一瞬间的深深眷恋。

“咱们还得发个誓,对着月亮,对着山村,对着故乡的父老乡亲!"秀英认真地请求。

“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做连理枝”,“不论艰难和险阻”,“只愿携手到白头"!“我非你不娶!”“我非你不嫁!”话语虽然不高,但坚定缜密。一段海暂山盟就这样在两个年轻人的热恋中郑重宣告。

月光融融,撒下温柔的笑影,照亮了一对恋人的回家路山村更静谧了,敞开宽阔的胸膛,接纳了相知相爱的情人。故乡的父老乡求们沉浸在喜悦的中秋之夜,为这一对青少年暗暗祝福!(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肖宝文:1972年6月出生于内蒙古察右中旗,现为察右中旗第二中学高级教师,内蒙古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科毕业。热爱教育事业,曾被评为市级语文教学能手、语文学科带头人、市级名教师、自治区级优秀教师,爱好文学创作,有多部作品见诸报端,曾获自治区优秀文学辅导员奖。

    张捍诚:共和国同龄人,现任内蒙古察右中旗第二中学高级教师,喜爱文学创作,并多次发表过作品。现为乌兰察布市文学艺术协会会员,被聘为北京国学创新科学研究院基础教育研究员,曾获自治区优秀文学辅导员奖。



 编辑:图雅

《辉腾锡勒文艺》邮箱:cyzqwl2018@qq.com 

 察右中旗诗词学会邮箱:zqscxh2018@qq.com

 投稿热线电话:0474-590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