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首歌献给:伤害我、喜欢我、利用我、关心我、爱过我的人

江苏网 2020-01-14

又聊了一会儿,季白和许诩站起来:“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姚檬也笑着站起来:“我送你们。”转身对林清岩说:“我很快就回来啊。”三人一路沉默,一直走到小区外无人的林荫道,姚檬轻声说:“许诩,咱俩说会儿话。”许诩点头,季白看一眼两人,先走回车上坐着。两人找了张长椅坐下,许诩静静望着她。姚檬抬头看一眼明朗的夜空,抿嘴笑笑:“刚才清岩在,我不想说。不过不说,你们去学校调查也会知道——我跟冯烨……高中谈过一段时间恋爱。”许诩心头微震。尽管刚才看得出姚檬有所隐瞒,但她也没想到两人竟然有过这种关系。姚檬的声音静静的:“跟这种禽~兽谈过恋爱,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许诩看着她讥讽的表情:“你……很爱他?”姚檬一怔,笑笑摇头:“怎么会?那时候年纪小不懂事。

姚檬也不知道。对季白,是倾慕中夹杂着浓浓的崇拜,被拒绝后自尊心虽然受伤,但也不会痛得死去活来,只是终究有些落寞。所以此刻谈及与冯烨的恋情,下意识也想避开他;对林清岩,是成熟、稳定的归宿感。他的魅力和气质,深深打动了她。然而无可否认,他的金钱和地位,也是姚檬会考虑的东西。他更像是姚檬挑选的结婚伴侣。可是冯烨?十七八岁的热烈、冲动,两个同样优秀的少年,当时觉得爱得不能自已一定要一生一世,回头再看,不过付诸一笑。他贫寒的家境,他固执的性格,还有他即将赴香港读书,都是姚檬当年跟他分手的原因。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对于当年这份纯粹的感情,每当想起来,还是会心头钝痛滞涩。而这种感觉,是季白、林清岩都不会带给她的。

往下滑

下面视频更精彩

后来听闻“天使杀手”案后,这种痛,就变成了深深的厌恶。连带着,对任何强~奸犯,姚檬看都不想看一眼。许诩静默片刻,问:“他当时是否表露出心理变态倾向?”姚檬摇头:“那个年纪的男孩,都是桀骜又冲动的,他算不上特殊。而且我们只好了一年,了解其实不深。”感情来得浓烈,但更多时候都是懵懵懂懂,自以为是。许诩又问:“那性方面呢?他有什么癖好?”姚檬垂头:“我们没有发生过性~关系。”说完一怔,跟许诩对视一眼。两人都想到了。这样意味着她更危险——因为如果真的是冯烨回来,他还没得到过姚檬。许诩:“我让队里派人24小时保护你。”“不,不要。这样会影响我的工作。”姚檬蹙眉。警察保护当然会引起旁人注意,传出去公司老总是变态杀手的觊觎对象,杂志社也不必开了。

底部[精选]一定有你[想看的]!

接下来的十几天,警方抽调大量警力,对冯烨进行全省搜捕,依旧无果。针对受害人白安安的调查,也没有进展。刑警队众人的神经一天比一天紧绷,害怕哪天就突然冒出第二个受害者。只是案子没破,生活还是要过。季白并没有将许诩怀孕的事告诉队里的人,目前案件紧张,不可能还因为私人的事,叫大家分心。他只告诉小赵——许诩最近身体不太好,让他平时替自己留意,小赵自然满口答应。队里的杂事都是他管,有他留心,许诩在生活细节上倒是得到不少照料。不过,虽然案件紧张,许诩的怀孕状态可谓是顺风顺水,除了开头几天有点恶心,很快就一点事也没有了,每天都精神奕奕,脸色也红润了不少。季白则说,这是自己的强壮基因正在改变许诩的体质。这天中午,大伙儿到食堂吃饭。

因为工作太紧绷,吃饭时是难得的放松,所以反而会聊得比较积极。食堂人多,季白怕许诩被碰着,让她坐在位置上,按她平时食量,给她打来饭菜,就在她身旁坐下,边吃边听其他人聊天。许诩一直安安静静吃,也没引人注意。过了一会儿,忽然推推季白。季白转头一看,盘子里空空如也,今天吃得倒挺快。“吃好了?我陪你上去?”许诩:“我还要这么多。”话音刚落,大伙儿全看着许诩——她食量小是众人皆知的事,今天战斗力简直逆天了。许诩微赧:“今天有点饿。”大伙儿当然不能让女孩子尴尬,都笑着是该多吃,平时吃太少。大胡插科打诨:“嫂子还在长身体,饭当然要吃够。”大伙儿都笑,季白淡笑拍拍大胡肩膀:“有眼光。”——吃多的后果就是犯困。为了让许诩能休息好

季白专门跟局里申请了一间宿舍,让她每天中午能小寐片刻。午后的房间,温热又寂静,楼道里也是静悄悄的,窗外有树枝轻轻摆动。许诩靠坐在床上,季白搂着她的肩膀,目光自然而然落在她还很平坦的小腹上。“我看看长了多少肉。”他起了兴致,俯头过去。许诩一低头,便见他英俊的侧脸贴着自己,俊朗乌黑的眉目格外温和。许诩忍不住伸手摸摸他的短发。只是怀孕才两个月,当然是什么也看不出来。季白刚要抬头,却瞥见她的胸。她今天穿的是件白衬衣,玲珑又贴身。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还是角度原因,竟显得比平时要饱满逼人。季白起身,埋首到她领口,在一片雪白的酥软上落下一吻:“都长这儿了吧?”许诩失笑,轻轻抓住他的衬衣衣领,凑过去安安静静的吻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