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连载|儿童创伤急救早期处理专家共识(2)

中国书画艺术网 2020-01-14


本文约1563字

阅读时间10分钟

本文为作者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儿童创伤急救早期处理专家共识(2)


1.2

院内评估

创伤儿童被转运至医院后,应立即启动相关的院内评估,以进一步明确儿童受伤情况和程度,为下一步医疗做好准备。


1.2.1
 入院简易再评估

创伤儿童进入急诊室后应再次按照 LOC+CABC顺序进行快速的病情再评估。



生命体征及专科状况的评估
1.2.
2

儿童生命体征见表 3。

表 3  儿童生命体征


①气道和呼吸评估 :

口咽部有无分泌物与异物等阻塞气道,有无气管移位 ;


胸壁运动是否对称、 有无外伤,胸部叩诊有无浊音或过清音,听诊有无异常呼吸音(吸气相、呼气相)及双侧呼吸音是否对称 ; 


呼吸频率、辅助呼吸肌运动(鼻煽、吸凹、矛盾呼吸或呻吟等);


经皮动脉氧饱和度呼气末二氧化碳监测。 通过评估以判断创伤儿童气道的通畅程度 ;


及时发现导致呼吸受损的潜在原因,如血胸、气胸、连枷胸等。


②循环评估 :

评估外周循环状况,包括心率、血压、中央和外周动脉搏动、四肢温湿度、肤色、毛细血管再充盈时间、意识状况及尿量。创伤儿童可能存在大量失血,通过评估可以了解是否已经出现循环衰竭失血性休克


③神经及颅脑创伤的评估 :

格拉斯哥昏迷评分(glasgow coma scale,GCS)是目前国际上通用的颅脑外伤评价方法。


GCS评分≤8分,为重度颅脑损伤者, 需要立即进行颅脑损伤的专科评估,必要时进行外科干预 ;


9~12 分,中度颅脑损伤,需要严密观察,包括进行头颅 CT 复查,以明确损伤的类型及变化 ;


13 ~ 15 分,轻度颅脑损伤,一般无生命危险,预后良好。


儿童改良 GCS 法根据不同年龄段儿童的生长发育特点进行了改进,但仍需要进一步的临床验证(表 4)。

表4 儿童改良格拉斯哥昏迷评分(GCS)

④烧伤评估 :

对于烧伤患儿的评估重点在于烧伤的深度、面积和程度,以利于完成精准的烧伤治疗(表 5)

表 5  烧伤深度及预后评估

⑤疼痛评估 :

儿童创伤后早期即可出现不同程度的疼痛,不仅给创伤儿童带来痛苦并影响其康复,且儿童期疼痛治疗不充分,可能导致日后疼痛反应增强,因此有必要对创伤儿童早期进行及时的疼痛评估和治疗。现有的疼痛评估手段还没有任何一种方法能作为理想的、应用于所有年龄阶段的儿童。


本文推荐较常用的 FLACC 评分(表 6),以面部表情、腿部活动、 体位、哭闹和可安慰性分别进行评分,单项分值0~2 分,总分值0~10分,分值越高疼痛越严重。


0 分 :放松、 舒服,

1~3 分 :轻微不适 ;

4~6 分 :中度疼痛 ;

7~10 分: 严重疼痛、不适或者二者兼有。


FLACC评分适用年龄段为2个月~7 岁

表6 FLACC 评分


未完待续,请持续关注医爵公众号

END


编者一览


本共识编审专家组成员 ( 为共同第一作者,按姓名拼音排序 ) :

陈依君(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

杜奇容(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

高成金(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

贡海蓉(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

韩劲松(淮阴市急救中心),

金惠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 

李璧如(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上海儿童医学中心),

陆峰(上海市医疗急救中心),

陆国平(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

李明华(上海市医疗急救中心),

潘曙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

盛晓阳(临床儿科杂志编辑部),

汤定华(上海交通大学附属儿童医院),

魏嵘(上海交通大学附属儿童医院),

王莹(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上海儿童医学中心),

王毅鑫(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普陀医院),

许萍(上海市医疗急救中心),

郑继翠(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

朱晓东(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

祝益民(湖南省人民医院)


线下相关课程


→点击查看ITLS国际创伤生命支持培训课程简介←


往期文献

独家连载|儿童创伤急救早期处理专家共识(1)